Boss驾到:总裁大人轻点吻:第九十章 失去全世界

    那是她第一次感觉到她和资本家之间的熟悉感,就像认识了很多年,要了命的熟悉感。

    可是,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自己在过去岁月里的哪一年哪一天哪一刻闯进了他的世界?

    如果闯进去了,又要不要负责呢?

    她突然想笑,因为自己脑洞大开了。

    雨杉!鼓鼓边喊边晃着她的胳膊,将梦中的人猛然惊醒,慕雨杉揉揉额头,睁开眼看她。

    你哭了?她拿着纸巾帮她擦眼角的泪。

    慕雨杉伸手不太相信地摸摸自己的脸,果然湿漉漉一片,她自嘲道:怎么会?

    你怎么了?鼓鼓拧着眉,一脸担忧地握紧她的手,然后有些自责地喃喃自语道:我一直以为我不提那个人,你心里会好受一些。

    没事,她揉揉她的脑袋,故作淡定的语气,要回去了吗?

    回家的途中,任皓谦的电话打了过来,慕雨杉侧身看了看睡着的鼓鼓,见她睡的正熟,便接通了电话。

    在哪?他开口的声音很冷。

    在车上,马上就回去了。雨杉声地回应道。

    慕雨杉,警告你,不要趁我不在干一些蠢事。

    我还没说完,电话那边就发出茫音,显然资本家不耐烦地挂断了电话。

    慕雨杉低头看着手机,微微地叹气。

    又怎么可能?任皓谦怎么可能会喜欢自己呢?

    挂断电话的任皓谦,此刻正坐在会议室里,他心情烦闷的时候就喜欢一个人待在一个很大的空间里,因为那样就会觉得自己很渺。

    安静又宽敞的会议室,被任皓谦冰冷的气场所笼罩,落地窗上映衬着他那张冷漠又好看的侧脸。

    原本敲打键盘的动作很连贯,可是打着打着,他不知道怎么就停了下来,抬起头盯着窗外看了很久,然后不知怎的就想起那晚,他父母去世的那天晚上。

    他接到消息后,起初以为是任家人骗他,然后他亲自飞去法国,直到看到父母的遗体他才心灰意冷。

    因为一场车祸,他们永远离开了他。

    他愤怒、绝望,甚至要放弃一切,本来答应任家这个荒唐的理由就是因为他父母,现在他父母不在了,他已经没有必要再坚持。

    可是,还有一个人。

    揪着他的心,牵绊着他的脚步。

    她试探地开口:你还好吗?

    他没回头看她,很低声地回答:不好。

    怎么了?她拉出他身旁的椅子,轻轻地坐下,朝他微微侧身。

    他们死了。

    任皓谦突然抬起头,看着灯光下的慕雨杉,我不知道我的选择对不对?他的目光逐渐加深,或许我不应该回来,为了一个不爱我的人回来。

    慕雨杉屏着呼吸,蹙眉,看着他的神情顷刻之间也认真了起来:你怎么了?她的声音温温的没有语调。

    任皓谦冷冷一笑,似乎在嘲笑自己,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一双修长漂亮的手温柔地捏住了她的下巴,他的吻带着浓厚的醉意落在慕雨杉有些微凉的唇角处。

    你知不知道什么叫接吻?他俯在她耳畔轻声问,语气尽显悲凉。

    那一晚,她被他拉到酒店,她的衣服被他粗暴地扯下,没有丝毫温柔地就被他丢到床上,灯没有关,他便直接压在她身上,吻着她的力度就像要杀了她一般,他的吻慢慢加深,也许是一种错觉,慕雨杉仿佛看到他吻她时眼底藏有的一种深刻又浓烈的爱和痛,她的心狠狠抽动了一下。

    你知不知道什么叫接吻?

    他是在告白吗?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