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ss驾到:总裁大人轻点吻:第九十二章 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

    sur那么熟悉的名字,就像是一整个青春的代言词,他顿了顿,压低了卡在喉咙的字眼,我是韩沐风。

    砰!的一下,怀中的爆米花散了一地,沈夏怔怔地愣在原地。

    他说的那些话和那些青春的记忆,在脑海再次清晰闪过,一股说不出来的痛楚从心头蔓延至全身。

    你看过姚星彤的《致前任》吗?她故作镇定地咬唇发出极平静的声音。

    没有。韩沐风的声音依旧低沉,听不出什么情绪。

    我以为我的访客名单里不会再有你。

    也许,有的人一辈子不愿意换手机号是为了一种习惯,而有的人,似乎是在等一个人的来电,因为太期待,所以就选择从不期待。

    而更致命的习惯,就是你可能太孤单,就把某个人依赖,而以为那就是爱。

    刚刚没有丝毫情绪的韩沐风在看完这条信息之后,整个人腾地站起来,愤怒地将电脑啪一声合上,皱着眉,说话的声音都升了一个冷色调,沈夏的新闻是谁放出来的?不管是谁,我只给他一个时的时间,若是一个时之后这则新闻还出现在上,你们就通通给我滚蛋!

    话音刚落,所有的人都齐刷刷地走出会议室,有的人着急打电话,有的人去联系几个出名的记者。

    而留在会议室的韩沐风,正拿出手机,翻到通讯录页面,看到沈夏两个字的时候,拇指却兀地停在空中,刚刚涌上来的情绪转瞬间变得低沉下来,就像是触碰到心灵深处的东西一样,使他看那两个字的眼神一瞬间都变得空洞和凝滞。脑海中不知不觉就浮现出当年在圣保罗对她说的那些话。

    高二那年他作为交换生被调到圣保罗,遇见沈夏的那一年恰巧也是他入学的第一天。

    翠绿的棕榈树高耸入云,蔚蓝的天空被映衬得格外高远,有一点风,风中飘散着树木的清香。

    与其说作为优秀学子转到圣保罗,不如说是被他继母赶到了美国,他心中怀着恨,他势必要风光回国,做韩家真正的主人。

    而很不巧的是,拥有身份和地位的沈夏恰巧闯入他的视线里。

    你好!我是这次负责新生接待的学生,我叫sur她站在阳光下,嘴角带着浅浅的笑,她的五官很巧,个子不高,头发也短短的,穿着干干净净的校服,圆润的领结上金色的校徽闪现耀眼光泽,他平淡无奇地哦了一声,然后绕过她,径直往前走。

    喂!她伸手拉住他的胳膊,这位同学难道你听不懂z文。

    他转过身,高高的个子微微低头审视着眼前有些生气的女孩,然后他俯下身,双手撑到膝盖上,看她的眼神突然变得很温柔,敢不敢打赌?

    什么?她吓得往后退了退,因为她嗅到眼前人有些危险的气息。

    高中毕业之前你会和我谈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因为我喜欢你啊!

    他至今都忘不掉沈夏当时看他的眼神,就像遇见一个白痴智障在光天化日之下调戏他的登徒浪子。

    其实,分手之前沈夏问过他,那些话是为了让她上钩还是出自真心,他犹豫了。

    直到在新闻上看到沈夏和任皓谦订婚的消息,他那时候才明白,他是那么认真地说出我喜欢你这四个字。

    叮的一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手指触碰到屏幕上。

    电话就这样在出神的状态下拨了出去。

    他的心突然就跳到嗓子眼里了,就像是多年之后恋人重逢的感觉,他自嘲地笑了笑,怕是只有自己才有这种感觉吧。

    偌大的影院里,只有沈夏一个人捧着一桶爆米花在看今年四月份上映的影片《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她哭的撕心裂肺。

    她包了场,一整天就泡在这里看电影,从《大话西游》看到《致青春》,唯一一部令她哭的就是这部影片了。

    其实,她心里一直有一个秘密,那就是她喜欢任皓谦,源于一个拥抱,而曾经的某个人恰恰欠她的就是一个拥抱。

    陈孝正,也许,他从来都不是陈孝正!起码陈孝正深爱着郑微,而现实中的韩沐风爱的从不是沈夏。他那么直接坦白,干脆利落地告诉她,喜欢你是因为你姓沈,爱上你,是因为你太蠢。

    手机突然在口袋里振动起来,她用袖子擦了擦哭红的眼睛,然后有些哽咽地说了一声:hll!

    电话那头迟迟没有发出声音,过了很久,直到电影结束响起了悲伤的片尾曲,他低沉沉的声音才传到她的耳边。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