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ss驾到:总裁大人轻点吻:第九十三章 not medding

    她站在街口,伸手拦车时,突然一件很温暖的西装外套披在了她的肩上。

    熟悉的味道,熟悉到她想哭。

    甚至她产生了扭头就走的冲动。要不是因为该死的心跳和动弹不了的双脚,她敢打赌此刻自己肯定逃之夭夭。

    抓着钱包的手指关节微微泛白,连她的呼吸都开始失去节奏,以至于她干咳了几声,而站在她身后的人,却不说一句话,不动声色地压抑着心底汹涌澎湃的思绪。

    那是他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因为冲动出现在某个人的面前。

    沈夏愣了几秒钟,然后冷冰冰地将外套脱下,送还到某人手中。

    她没敢回头看他,一直低着头看他那双昂贵的皮鞋。

    在她堂而皇之要溜走时,他却伸出手拉住了她,很平静的声音,却夹着淡淡讥讽,沈姐是要在我面前被车撞死吗?

    沈夏抬眼一看,正好一辆大卡车从跟前开过,她幽幽地叹了一口气,随即韩沐风那张干净耀眼的脸,就这样闯入她的视线里,凛冽桀骜的眼神,细细长长的单凤眼,高挺的鼻梁下是两瓣噙着骄傲的薄唇。

    六年的时间,岁月在他身上沉淀出了深度,而在她身上,却刻写了沧桑。

    谢谢!我很想在你面前撞死。她开口的瞬间,就已经哽咽。

    那你去吧!韩沐风蓦地松开她,将她用力地往外推了推。

    沈夏咬唇,刚刚悬在眼眶中的泪,被韩沐风这句话气的挤了回去,她绕过他,往前走了几步,又伸手拦车。

    韩沐风走过去,再次将外套披在她身上,然后手很自然地拉住她的衣袖。

    沈夏却是心突的一跳,一低头,就看见他温暖的手指扣在自己米白的毛衣袖子上。

    一时间,她所有的狠话都卡在了喉咙里,再也没有力气说出来。

    那任总,您当初为什么会选择沈姐?

    ay坐在驾驶座上,朝着低头看文件的任皓谦温和一笑,据我所知,当时比沈姐更好的人选是大有所在。

    你今天话有点多?可能晚间会议时间过长,任皓谦的眉眼浮现淡淡的疲倦,连说话的语气都有些染了一层倦意。

    i addig译:我不是在多管闲事,ay抓着方向盘的手动了动,将车子拐进了一条安静的道路,她顿了顿,声音有些急促地解释道:i a j ur译:我只是好奇。

    你好奇什么?他抬起手,揉着自己的眉心,微微闭眼。

    好奇任总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ay说这话时恰巧是红灯,她停下来,微微偏头,视线落在任皓谦假寐的侧脸上,她似乎从他波澜不惊的神色里寻不到一点蛛丝马迹,紧接着电话铃声就响了起来,ay客气的z文渐渐消逝在任皓谦的耳边,他侧着身,睁开眼,看着窗外,夜色很美,和雾色相交织,远远望去,笼罩在城市里的夜此刻更像一幅油画,厚重静远。

    他和沈夏的第一次见面就是在这样的夜色之下,她披着一件灰绿色的外套,站在街口。

    不知道任先生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这句话,是她见面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而她却不知道,他选择她的理由,并不全然因为沈家的势力,而是从她的眼中看到了精妙绝伦的演技。

    他和她是同类人。

    尽管她起初很讨厌他,然后装作或者真正的喜欢他,逢场作戏或者假戏真做,他都无所谓,因为还有一个月的期限,一个月之后他和沈大姐就再无瓜葛。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选择沈夏吗?当ay挂断电话后,任皓谦目光直直盯着道路前方,有些走神,像是自言自语。

    为什么?ay露出有些期待的神情边开车边透过镜子看着任皓谦的脸。

    因为我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曾经的自己。当一个人很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她说瞎话的本事就会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

    炉炉火纯青?ay哭笑不得,原谅我的z文, udrsad译:不明白。

    沈夏从电影院出来的时候,恰好是晚上九点整,她穿的很单薄,一条浅色的牛仔裤,和一件大大的米色毛衣。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