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ss驾到:总裁大人轻点吻:第七十九章 just want you

    她伸伸懒腰,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像一条咸鱼。

    任皓谦从冰箱里取出牛奶,温了一杯热牛奶递到她面前。

    她斜躺着接过来,语气有些故作低沉,你难道一直住在公司?又是一个把工作当成兴趣的人,怪不得我爷爷喜欢你。

    九点时分我有个会议,他抬腕看看手表,你准备一下早点休息,冰箱和这里的一切你随意。

    她眼波微动,眼底藏有一丝狡黠,i j a yu(译:我只想要你。)

    任皓谦目光有些阴阴然,垂眸盯着她的眼睛,语气瞬间冷了下来,我不想强调之前的话。

    k她两手一摊,i a j kiddig(译:我只是开玩笑。)

    话语停顿间,她突然起身,注视着他,我想知道为什么结婚那天你会后悔?

    因为我们不合适。他移开视线,不想和她讨论这个问题。

    不要回避,i aa k h ruh(译:我想知道真相。)

    他停好车,穿过拥挤的机场大厅,因为出口周围站满了人,任皓谦选择站在远处看着。

    他西装革履,神采奕奕,不由吸引一些女孩子的注意。

    又怕自己的身份被发现,有些懊恼自己穿的如此正式。

    正思索着,沈夏一口流利英文就喊道:hi!皓谦!i a hr

    她站在出口,笑容灿烂地朝他挥挥手。

    因为她长得好看或是衣着比较奇怪,因为她穿了一件很大的收腰过膝的卡其色大衣,所以在人群中有些夺人眼球。

    任皓谦朝她递了个眼色,示意她可以低调些。

    不过,有些晚了,很多人全程注视着她走到他的跟前。

    did yu figh ih hrs ?(译:你和别人打架了?)她看上去有些兴奋。

    ar yu issig(译:想我了吗?)

    我知道你喜欢口是心非。

    你的行李呢?

    丢了。她坦白道,昨天去巴厘岛,不心在沙滩上睡了一觉,醒来回房间,发现失窃了。

    任皓谦迷惑地盯着她的脸,那你怎么回国的?

    那个偷并不精明,护照和钱包都在,他偷了我的衣服。她俯身凑到他跟前,声说:i du&b h has a rh(译:我怀疑他暗恋我。)

    任皓谦看着她笑了起来,然后指着出口的路道:这边请,沈姐。

    沈夏点点头,唇角依旧洋溢着璀璨的笑容。

    从机场出来,外面已经有些暗了,由于沈夏有轻微的夜盲症,所以她不自觉地就扯着任皓谦的衣角。

    他并不知缘由,走到车前,他拉开车门,伸手挡住沈夏的头顶,将她送进车内。

    关上车门,他又从另一侧坐进来,转动钥匙时,沈夏冒出这样一个问题,你觉得夜盲症和洁癖打一架谁会赢?

    任皓谦系好安全带,听到她这话,皱了皱眉,看着她的脸认真问道:你有夜盲症?

    没有,我故意占你便宜。

    任皓谦瞥她一眼,无奈一笑,然后启动车子,一路上没再交谈。

    沈夏一边低头玩手机,一边有意无意地看任皓谦几眼,突然发自心底地想笑。

    因为此刻,见到他的那一时,闻到他气息的那一刻,她嗅到了喜欢的味道,单纯美好或是荆棘满路。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