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ss驾到:总裁大人轻点吻:第五十七章 某人很帅吗?

    再下楼时,发现任皓谦和德叔已没了踪影,往院子望去,车位空了,猜想他们可能回公司了。

    雨杉的午觉睡的可真长,从早上十点睡到下午三点,李嫂恐担心她睡出毛病,刚推开卧室门,便瞧见她打着哈欠站在镜子旁正在梳妆。

    她听到声音,细长的眉眼眯成一道缝,尴尬笑道:这次睡的有点多。

    李嫂站在门口,看着慕雨杉的笑容,不觉失了神。

    其实慕雨杉最近很容易嗜睡,刚来别墅的时候,夜里时常看见她房间里亮着灯,她几乎每个夜晚都彻夜难眠,直到最近几个月和任先生关系缓和,她才好了些。不过,却嗜睡的很。

    虽提醒过慕雨杉几次,她却总是这样放心她的身子。

    想到这,李嫂才察觉到自己手里还泡了杯安神茶,她回过神,将茶杯递到她跟前。

    慕雨杉接过来,眼神里堆满了笑意。

    安神茶下肚,她收拾的差不多了,匆匆走下楼,把行李箱的礼物装到书包里,刚想走,又突然想到什么,就又不厌其烦地走回了房间。

    她从一大堆首饰盒里找出一个很特别的簪子,上面雕刻了仿清花纹,这是顾城送她的第一个生日礼物,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这样想送给对她敌意颇浓的解简。

    晃了会神,她释然地将它包装好,慢吞吞地走下楼。

    来到学校,她先把礼物放回宿舍,又按着班长通知的信息去大厅和其他同学一起装点。

    宽敞明亮的学校大厅挤满了乌压压一片人,雨杉踮着脚尖穿过人群,抬眼正好看见鼓鼓和叶子在换帘布,她费了好大力气才走到她们身边。

    鼓鼓在梯子上面挂着,叶子在下面指挥着,雨杉走近了才发现,她们班的男同志一个都没有,全是女同学。

    她从后面拍了一下叶子的肩,叶子转身,看到慕雨杉的那一刻,蓦地一笑,总算回来了,快忙死了!

    鼓鼓听到声音,趴在梯子上低下头,朝雨杉大力地挥挥手,杉杉,可想死我了,礼物呢?

    在宿舍。她刻意加强了语气,白了一眼心直口快的方鼓鼓,快点下来,你在上面不累啊!

    哎呀!马上。说罢,她慢悠悠地从梯子上下来,走到慕雨杉跟前,打量了下,满意地点点头,度假回来整个人都变漂亮了,还真是羡煞我了!

    是啊!你男朋友长得好帅!叶子也走上去凑热闹。

    慕雨杉斜睨着她俩,神情带着点若有所思,你们俩是不是背后又八卦我了?她顿了顿,指着方鼓鼓的脑袋瞪眼道:方鼓鼓你这坏蛋,是不是截屏乱发,明明只露了个下巴,你哪看出他帅了!

    慕雨杉收回他身上的视线,有些生气地走下车,迈着大步子往客厅走去。

    李嫂端着泡好的香茶刚放到桌上,起身便瞧见慕雨杉有些不悦的神情,刚想打招呼,她却垂头丧气地喊了一句李嫂好,下一刻就急匆匆地走上楼,砰的一声关上卧室房门。

    李嫂收回久滞的目光,转身,就听见任皓谦和德叔在商讨着婚礼细节。

    李嫂,晚饭不用准备了,我和德叔要去公司。他边说边端起茶杯,姿态悠闲地坐在沙发上。

    李嫂应和一声,便又倒了一杯茶往楼上走去。

    咚咚咚!她站在卧室门口,声道:慕姐,您休息了吗?

    半晌,慕雨杉蒙着被子发出低沉沉的声音,进来吧!

    李嫂把茶杯放到床边的柜子上,慕雨杉懒洋洋地从被子里探出个脑袋,什么事?

    任先生吩咐不用准备晚餐,他晚上要去公司,您要吃点什么,我单独做?

    慕雨杉听到这话,顿时来了精神,腾地坐起来,声问道:他晚上不回来?

    那也不用做我的饭了,我睡一会,下午去学校,晚上在宿舍睡。说罢,她惬意地钻回被子里。

    李嫂温和一笑,转身将帘子放下来,就脚步轻盈地出了房间。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