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ss驾到:总裁大人轻点吻:第二十三章 我怕传染你

    各自从床的两侧掀开被子躺了进去,关上灯,房间顿时鸦雀无声。

    落地窗依旧被覆上薄薄的雾气,月色淡了些,朦朦胧胧地照亮着屋内的一角。漆黑的夜在凌晨时分,显得颇有意境,静谧里带有一丝暧昧的气氛。

    慕雨杉侧着身子躺在这舒适且宽敞的大床上,任皓谦睁着眼睛,余光瞥到她的背影,他的手臂缓缓地从侧面揽住她的腰,她一颤,身体有些不自觉地蠕动。

    他的头抵在她的肩窝旁,均匀的呼吸声不断吹拂着她的脖颈。

    不知道胡思乱想了多久,慕雨杉才安心地睡着。

    很近的距离,却又隔着万水千山的光景。

    也许一生一世,也走不到,因为有的人找到了钥匙,却偏偏生了锈。

    他注定是这样的人。

    因为,从一开始,他就孤注一掷。

    他把自己当成了游戏中的人,却扮演着与她无关紧要的角色。

    他望着她,终究是越走越远

    确实,一年多的光景,她从未回应过他,只有今天这一次,她发誓,也是最后一次。

    僵局,她总是有应付的方法。

    肚子饿了!我去做点吃的,要不要尝尝我新学的手艺?她望着他,眼睛里含着十二分的笑意。

    任皓谦的手不知不觉地松开,再回过神后,慕雨杉已站在厨房了。

    她瘦长的身影在灯光下显得十分好看,腰间围着卡通围裙,一头凌乱的长发任意地披在肩上整个人散发着慵懒的气息,但又是平易近人的气息,有时候,那种感觉,就像在欣赏一朵凌晨时分绽放的百合花,因为清新淡雅,而让观赏者拥有难得的耐心。

    任皓谦收回他长久停留的视线,从桌上瞥见一本数独书,突然间有些晃神,似乎想到了记忆深处的东西。

    你喜欢这个?他低声问她。

    雨杉做好面搁到桌上,看着他手里的数独书,淡淡解释:锻炼智力。

    是吗?任皓谦放下书,喃喃自语道:还以为

    慕雨杉递给他叉子,拖着下巴定定地看着他,以为什么?

    他没有回答,安静半晌,他盯着面忍不住开口问道:跟李嫂学的?

    慕雨杉吃着点点头。

    任皓谦这个腹黑总裁对吃的东西一向挑剔,当初同意李嫂任职多半因为她的手艺精湛,对于慕雨杉这个从不下厨的大姐他能赏脸吃一口也算恩赐皇恩了。

    慕雨杉才不管他,自顾自地吃完,将碗过一遍洗碗机就上楼了。

    刚要打开卧室的门,任皓谦站在楼下喊住了她。

    她困意袭来,打着哈欠,揉揉干涩的眼睛望着他,他缓缓走上来,与她在门口并肩而立。

    你不回自己房间吗?她隐隐不安。

    这是我家。他垂眸俯身望着她。

    可是她加重了语气,我生病了。

    我的意思是,她刻意掩饰,不自然地将脸颊的头发藏于耳后,我怕传染你。

    语气坚定的有一点可爱。

    i d ar他标准的美式发音让慕雨杉彻底败下阵来,她困得要死随便他打的什么主意,投降地打开了门,两个人走了进去。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