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ss驾到:总裁大人轻点吻:第八十章 色诱不成就做兄弟

    ha 她前一刻还期待着什么,听到他这话顿时就浇灭了所有的兴奋。

    现在?你想取消婚礼?她眉心蹙了蹙,用力地抓着他的手臂,任皓谦,你在开玩笑吗?

    没有。我可以付出代价。他认真地回答她,眼睛里透着坚定又可怕的光芒。

    沈夏抿唇,脸色蓦地煞白,抓他的力度也大了些,很多媒体记者都来了,我可以事后离婚,但不想此刻丢人。

    他甩开她的手,打算一意孤行,她站在他身后,紧张和恐惧同时袭来。

    她的心被揪成了一团,包着怒火和失落,连声音都发抖起来,我我们可以签个合约。

    任皓谦顿住脚步,转过身,他的目光由冷然转向迷惑:什么意思?

    六个月,六个月后离婚。她抬头看他,心上隐隐作痛,你不用付出代价,我不用她的声音发颤的厉害,不用再相亲了。

    任皓谦犹豫的眸光闪现,还没作答,就听见沈夏异常坚定的话,她说:i ris i  fall i lv ih yu译:我发誓我绝对不会爱上你。

    砰的一声,沙发上的手机滑落到地板上,沈夏伸手捡起来的同时叹着长长的气,她端起桌上的热牛奶,一饮而尽。

    刚想休息,助理all的电话就打来了,她接通,语气不善,快点讲。

    all就一贯的正经枯燥的客气语气直入主题,姐,董事长出差去厦门,叮嘱您最近不要闯祸,此外保重身体,并向任先生问好。

    她挂断电话,站在客厅中央愣神。

    发呆了十多分钟后,她就饿了,从冰箱里拿出面包和牛奶,吃了一点又饱了,深刻怀疑自己是被任皓谦给气饱的。

    她去浴室泡了很长时间的澡,出来后裹着浴巾,去卧室的衣橱里找睡衣。

    任皓谦还算有心,衣橱里挂满了一些高档女装,很可惜,她的衣品一直都很独特,挑来挑去,还是从任皓谦的西装里拽了一条白衬衫,她把它放在鼻尖闻了闻,有清雅的薄荷香味和他残留的气息。

    她换上他的衬衫,哼着歌跑去二楼的书房。

    她推开门,第一印象就是里面的布置有着东方的古典美。浅碧的窗帘,淡白的壁纸,墙壁上挂有一些山水画,书架上放着一些古文诗集,大学时候她修了z文,可惜文言文还是一窍不通,她拿起书架上的古书琢磨道:皓谦不是近几年才回国,一直生活在国外,真意外会如此喜欢古文。

    她放下书,坐到书桌旁,打开电脑,好奇里面会不会有任皓谦的**片。

    一开机,连密码都没有设,显然这笔记本电脑新的不能再新了,她登录上qq,查看信息。

    hi!你回国了?

    屏幕下方突然冒出信息,沈夏点开一看是她儿时的中国朋友孟然,她打字回:你怎么知道?并附上一个惊讶的表情。

    id显示位置。你在总裁家?

    你又怎么知道?她好奇地咬着唇角,补充道:我打字有些慢,尤其z文,你别介意。

    好。我猜的,婚礼我没去,那天律师所实在太忙。

    没关系,我收到贺卡一样开心。

    新婚怎么样,国内就几个男神总裁还被你霸占了一个。

    沈夏在屏幕前嗤的笑出了声,认真回复道:i fl i hllss h ihi vry i(译:每当我看见他都会感到束手无策。)

    孟然隔了许久才回复一条,她说:ryu a hl fallig i lv ih hi(译:相信我,那是源于你情不自禁地爱上了他。)

    沈夏撅撅嘴角,拖着下巴盯着她的这句话看了许久,她深吸一口气,斟酌了一刻,漂亮的手指在键盘上摩擦了一会,一句话就出现在屏幕上:如果我喜欢一个人,**(s)诱他,色(s)诱不成,我就做兄弟。

    fighig!(译:加油!)孟然失笑。

    gd igh(译:晚安。)

    gd igh(译:晚安。)

    合上电脑,沈夏打着哈欠走下楼,喝了一些牛奶后,她抱着书房里的一本古诗集躺进了被子里。

    枕头上没有任皓谦的气息,被子里也没有,只有淡淡的薰衣草味,她盯着天花板的吊灯慢慢进入了梦乡。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