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ss驾到:总裁大人轻点吻:第八十七章 有突然一瞬间心脏病的案例吗?

    陆遇森谦和一笑,转身往门口走去。

    陆遇森转过身,迷茫的神色盯看着眼前的女子。

    方鼓鼓抿抿唇角,声音已然正常,一字一顿道: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陆遇森有点不解,弯弯的桃花眼中如许清澈,指了指衣服口袋上方的字,声音悠然空洞,我叫陆遇森。

    一瞬之间,方鼓鼓的左心房感到一阵剧烈的疼痛,她的心脏似乎出了毛病。

    她曾经听解简那个书呆子说过,爱情这东西,其实无关花痴的,因为在花痴之前,你的心脏就会先出现点异样。

她平生第一次感觉,读书是有点用的。

    过了很久,才呆滞地出声道:谢谢。

嘻嘻    她像个二傻子似的跑回了病房。

    方大程看见在门口傻笑的傻子,尴尬地轻咳一声,方鼓鼓这才回了神,殷勤地跑到他身边,端茶倒水。

    宝贝女儿,刚刚你包里手机响了两三遍,我这不方便动,就让刚刚的医生替你接了。

    没事没事。

方鼓鼓笑着把水递到父亲大人跟前,语气旖旎:爸,您今天这病生的好,以后我天天来看您。

她的声音越来越低,顺便看一眼您未来女婿。

    方大程一口水差点噎死。

    到盛康医院差不多两点,在大厅晃荡了半天,才打听出她爸爸在内科那栋楼,坐上电梯的时候脑袋放映了一圈父爱的故事,她正要抹泪哭泣时,叮的一声电梯到了心内科,她走了两三步,便听见病房里方大程的哎呦声,她推门而入,就看见父亲正躺在床上看着综艺秀。

    所有的母慈子孝,父爱如天的片段通通不见,一股脑的怒气涌上心头,也没顾周围是否有人,她气冲冲地把包从身上拿了下来,啪的一声丢在了病床上,方同学,你说说你,身为一个镇长,哪有一点镇长样子。

人家做官起码贪图点钱财,每年没几千万的,几万块总有吧!再者说,你明知你心脏不好,还整日跑乡下,你廉洁奉公地也注意身体行不行啊    正侃侃而谈,换气的空就瞥见老爸身旁还站着个白衣飘飘的身影,她本来只是瞄了一眼,后来忍不住两眼、三眼,最后,索性直愣愣地看了过去。

    白衣飘飘之人,正拿着听诊器放在她老爸胸口上,明明只是露了半张脸,却足以勾人心魄。

    这时阳光从窗外照进来一些,零碎地落在他的发梢上,无形中为他的五官度上一层虚幻的光影,仿佛电影剪辑师故意加了虚化和滤镜,显得面前的人是那么不真实。

    方大程全程看呆了自己的女儿,他知道她自花痴,可是这哈喇子快掉下来的场景,却是头一次见。

    他故意咳嗽几声,试图引起女儿的注意,可是显然失败了,倒是身旁的年轻大夫,低声问道:心脏还不舒服吗?    没有,没有。

方大程笑了笑,视线又往女儿那瞄去。

    她终于收回她那骇人的眼神来,还没舒一口气,她居然开始有所行动。

    医生,我爸怎么样?心脏没事吧?方鼓鼓走上前,声音柔里柔气的很是怪异。

    陆遇森立起身子,将被子掖好,淡淡回到:放心,你父亲没事。

心率、血压等一切正常。

    方鼓鼓打算再近一步,却发现脚下有千斤重,他只是那样如常的表情和谈吐,却让她的心率变得很不正常,那几乎是她今生看见过最好看的人。

    遇森!另一个医生从门口走来,接过他手里的听诊器,笑着说:感谢你替我跑这一趟,最近吃坏肚子的人可真不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