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剑与诗歌佐茶:第二百八十四章 渔翁来也(1)

小说: 以剑与诗歌佐茶   作者:茶茶叶   回目录  举报
    车内,伍超和董陶坐在正副驾驶的位置上,而孙苏合、艾丽丝、陆微霜三人作为客人坐在后座。

    孙苏合看着车窗外飞掠的风景,心里终究还是有几分惴惴不安。达摩克利斯之剑就在头顶悬着,容不得他不心中烦闷。好在艾丽丝一直老神在在,看起来胸有成竹,总算让孙苏合有了几分底气。

    陆微霜倒是神态自若,她一边把玩着扇子一边说道:对了,艾丽丝想弄个新的方外账号,你们搞什么鬼,现在怎么又要认证又要什么的,搞得那么麻烦。

    副驾驶座上的董陶立刻答道: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待会儿问一下管这块的同事,您放心,一句话的事情,今天肯定帮您办好。

    那还差不多。陆微霜随口闲话:对了,逐鹿游戏的其他几家呢?

    一叶先生现在应该已经到了。

    陆微霜不屑地一笑:呵,巴结。

    赵淮南阁下和楼君阁下说有要事在身不便前来。花首席董陶话刚出口,心里已经后悔不迭,他虽然知道得不甚详细,但也隐约听说首席一事是陆微霜的一大心结。这么一想,嘴上不禁顿了一顿,这一下更加尴尬起来。

    怎么了?陆微霜眉毛一挑,笑容温柔。

    呃,花她董陶轻轻擦去额头上的汗珠,强行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继续面带笑容地说道:她闭关备战,婉拒了邀请。至于颜欢

    颜欢就不用说了,他是地煞级的通缉要犯,肯定不会请他啦。

    孙苏合大吃一惊:诶?那个颜欢是通缉犯啊?那他还敢大摇大摆地出现?

    您说得没错,这人实在胆大包天,不过一旦逐鹿游戏结束,他如果还有命在,我们肯定会将他拘捕。除了逐鹿游戏有关的诸位客人之外,听说今天还会有总局的同事参加,其他客人的话还有

    陆微霜挥了挥手打断了他:算了算了,其他人我没什么兴趣,不用一个一个和我说了。

    请问,这部雅集的主人钱五爷是位怎样的人物?似乎威望颇高?孙苏合好奇地接过话茬问道。

    诶?这位仁兄明明欣然赴邀,可是居然不知道钱五爷?看起来也不像是在开玩笑啊。这可真是该说是名士风流吗?董陶不禁愣了一愣,不过他工作中见过的怪人怪癖实在太多了,念头一转也就见怪不怪。

    陆微霜插口道:钱五爷是我们元元岛的客座教授哦,不过这只是他的其中一个身份。真要说起来他的头衔可太多了,说到明天也未必说得完。

    不错,钱五爷见识广博,学问精深,在很多领域都堪称大方之家。而且他为人潇洒风流,交游极广,有虽魏晋风流犹有不及的赞誉。不过他自己最为自得的身份却只有一样,那就是美食家。

    陆微霜笑道:别人叫他美食家,他自己管自己叫痴老饕,嘿,你们见了就知道了,是个很有趣的老头儿。

    原来如此,孙苏合开始有些明白这部霜天峥嵘雅集是怎么回事了。那个颜欢身为通缉要犯居然能大摇大摆地参加逐鹿游戏,而且二十二局作为官方机构在逐鹿游戏结束之前都不会动手拘捕他。光这一点就可以看出很多东西了。

    按照陆微霜的说法,这个逐鹿游戏的彩头涉及到诗情才气的线索,如果这诗情才气真如她所说的那么珍贵的话,那么很显然,这个逐鹿游戏的举办应该是诸多势力博弈的结果,以这种方式来决定辋川图的归属。与之相比,谭家的诸子争产这个逐鹿游戏举办的由头反而变得无足轻重了。而这二十二局虽然是逐鹿游戏的主办方,但是更多的可能只是作为监督和见证,不能直接干涉逐鹿游戏的进行。

    所以,他们选择借钱五爷这位既有威望又交游广阔的人物来行这一部霜天峥嵘的雅集。对于我和艾丽丝这样身份不明、目的不明的闯入者,这样既能探探我们的来历和目的,又能看情况释放善意,委婉地告诫我们不要继续干扰逐鹿游戏的进行。而且,除了我们两个以外,受邀的人还有不少,估计都是明里暗里代表各方势力插手这逐鹿游戏的人。大概只有我和艾丽丝是纯粹意外卷入的。

    说到底,这也是因为艾丽丝之前露了一手,展现了足够的实力,否则就凭我一个普通人,那还不是被人呼之即来,挥之即去。要我怎么样就怎么样,哪里还需要这种委婉的手段。对了,如果按照我们之前的推测的话,没有艾丽丝的出现,我这会儿应该是因为怨气的缘故被杜拂弦抓了起来。虽然他们看起来不坏,但是阶下之囚肯定没有任何自由可言,最后更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哎,怨气、连环凶案、我的生死,究竟是怎么回事呢?虽然看起来和逐鹿游戏毫无瓜葛,但总觉得背后有着某种千丝万缕的联系。

    孙苏合正想得入神,突然,艾丽丝的声音出现在了脑海里。喂,你脑子转得蛮快的嘛。分析得不错,我差不多也是这么想的。

    孙苏合没好气地拍了一下艾丽丝的大腿,在脑子里郁闷地喊道:哇,你怎么又知道了。太奸诈了吧,我想什么你都能知道,你想什么我就不知道。

    谁叫你自己在脑子里自言自语得那么大声。你自己区别不了在脑子里想和在脑子里说,哪能怪我哦。

    我不管,太不公平了。

    干嘛,大丈夫何事不可对人言?我是很坦荡的。再说了,你想些什么东西,我就算不知道,猜也猜出来了。哦,我明白了,嘿嘿嘿,你不会是在想什么羞羞的事怕被我知道吧,哎呀,好害羞哦。

    这章请先别看,尽快改好

    盘山公路上,一辆黑色轿车风驰电掣地行驶在群山掩映之间。公路蜿蜒曲折,但是车子却如履平地,行得极稳。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